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 A+
所属分类:VR资讯
摘要

“攒相机”,这可能是过去一段时间,国内很多VR内容拍摄团队在做的一件事情。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攒相机”,这可能是过去一段时间,国内很多VR内容拍摄团队在做的一件事情。

去年,市面上可供专业内容制作团队选择的机器主要有三款:2万元左右的GoPro,5万元不到的Upano XONE,30万左右的诺基亚“OZO”。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但要满足一些复杂环境下的需求,或者达到更高的沉浸感,这些原本只负责创意的团队,却只能自己来鼓捣硬件设备。

SMG旗下幻维数码副总经理唐昊告诉青亭网,近半年来VR拍摄领域最大的事件是Facebook发布了开源方案Surround 360,但幻维自己根据这个开源方案开发了一套成型设备,但仅器材采购及定制就到了20万上下。

3月21日,一家叫量子视觉(DKVISION)的公司,在北京举行了发布会,正式推出第一款产品------20目10K 3D VR摄影机AURA,售价98000元。同时推出的还有配套控制软件AURA WORK和后期制作软件AURA STUDIO。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AURA整体呈直径20cm的球形,装有20个1200万像素的4K高清视频采集模块,配合自研的VR视频拼接算法,可以保障拍摄出360°×垂直180°3D 的VR影像。并支持目前主流的H.264、H.265视频编码标准,最大可以输出25fps的10K 3D影像、60fps的10K 2D影像以及120fps的6K 2D影像。此外,AURA还可以进行VR直播,实时输出6K、30fps的3D VR直播画面,重量仅为4kg。

发布会当天,这款AURA相机就正式接受预订,并承诺一月内开始发货。

量子视觉的三位创始团队成员都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博士。两年多前,当他们还在学校里做着研究,忽然看到GoPro收购法国软件商Kolor的新闻,发现这款软件居然属于自己所学计算机视觉领域的。

几个同学,租了一个十平米的小办公室,买了六台相机,花了两周时间,翻出来六年前课堂作业的代码生成了第一张全景图。

这也就成为初创公司量子视觉的萌芽。2016年4月29日,量子视觉获得松禾资本6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12月份,获得IDG数千万元投资。

做一款20目的VR相机有多难?

“整个VR相机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既要懂硬件还要懂软件。而在一个传统的影视环境里面,做好一款软件,或者做好一款相机就已经足够了。”张聪表示,这种“重”模式和较长的产业链,是自己创业一年多来体会到的最大的“坑”。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要把20个摄像头放到一个机器里,获得高质量的画质,360度无死角的全景拍摄,拼接流畅,还要有不错的3D效果,并具备较强的易用性,到底有多难?

这里面涉及到硬件、软件、算法、量产等非常多的环节,量子视觉公司目前一共有40名员工,包括十几个硬件工程师,七八个软件工程师,两个算法工程师,十几位内容制作和市场人员。

算法拼接,首先就是一个槛儿。一开始,张聪他们买了20个GoPro,后来又斥巨资买了六台索尼的相机,始终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最后,量子的团队彻底放弃了传统的计算机视觉拼接的方法,采用最新的计算机视觉的知识和深度学习的技术,研发了一种高质量、无缝隙、舒适3D体验视觉技术的算法。AURA是有3D效果的,这样就需要有足够多的镜头,对算法的要求也会较高。

有意思的是,Facebook之后推出了一个叫Surround 360的项目,采用了相似的技术框架,命名为“光流算法”,并做了开源。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Facebook的这个开源方案反而让张聪他们很兴奋,因为它证明了此前自己的思路方向和那些硅谷大牛是一致的。

第二个槛儿则是硬件生产。要把20个镜头模组集成到一个这么小的环境里,不说也都能想象出其中的难度。

张聪告诉青亭网,诺基亚的OZO在工业设计上的优势值得所有中国硬件公司学习,但OZO是用八个鱼眼镜头组成的,鱼眼会有较大的畸变,对镜头的损失较大。量子采用的是广角镜头,画面质量会更高,但实施起来也会更费劲。

第三个槛儿则是硬件与算法的配套,同时需要不断的优化与迭代。

去年10月,AURA其实就已经对外亮相,但为了保证硬件中像芯片、电路的稳定性,以及能实现量产,又磨合了五个月左右的时间。

“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没有在市面上见到类似AURA的产品?”量子视觉CEO张聪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这款VR拍摄设备中使用的所有硬件,包括每个相机的模组都是自己公司研发的。

大厂的竞争

在量子视觉发布会的现场,有很多国内的VR内容拍摄制作人员来参会,想亲身评测一下AURA的画质与拍摄效果到底如何。

华荣道的摄影兼技术总监徐林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青亭网,这款机器的镜头组合方案比较科学,水平密集环绕排列的广角镜头,克服了鱼眼镜头造成的畸变问题,不仅利于后期缝合,而且可以帮助缩小安全距离。

至少10K分辨率,徐林体验后感觉清晰度有所上升,但机器的高分辨率所应该带来的锐利画面并没有完全体现出来,不知道是否与测试头显有关。色彩方面,则与其它主流机器相比并没有根本差异。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易用和便利性是徐林很称赞的地方。他观察了这款机器的软件操作界面,发现手动参数很丰富,同时预览窗口采用了分镜头方案(这也是他所见过的方案中唯一的分镜头预览界面)。

火柴全景创始人徐晨翔在发布会前就已经体验了这款产品,在国内走VR专业拍摄市场的相机中,他说只看好深圳的两家公司--------量子视觉和看到科技。

那么,量子视觉这样一台20目、10K 3D的VR摄像机,售价不到十万元,看上去性价比还不错,它能成为中国的“OZO”吗?

威锐影业CEO董瑷珲对国内的VR相机普遍持一个相对悲观的态度,他认为在解决了量产和硬件本身的质量问题,还需要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链,“没有国内外通用技术标准,大平台不接入,就不可能成为主流设备”。同时,硬件的后期维护也是一个较大的挑战。

神似Jaunt,对标OZO,不足10万元,这台20目VR相机的前世今生

当然,OZO在国内的发展也是低于董瑷珲之前的预期,他曾经很看好OZO,但现在觉得虽然铺好了产业体系、声音介入标准等,但由于OZO“在中国内容制作团队这块太差,导致呈现效果不行,对VR高品质影视内容是个反面影响”。

除了OZO外,未来传统日系相机厂商理光、尼康、佳能等进入VR拍摄设备领域,也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张聪则对这个问题比较坦然,因为他觉得只要市场爆发,巨头一定会进入。“我们的核心,在于如何利用目前的时间窗口,进行产品的迭代,积累好我们的优势。”

2017年,量子视觉的销售目标是3000万营收,“我们希望能成为一款让客户赚钱的vr拍摄设备。”张聪说。

  • 领支付宝红包
  • 扫一扫领红包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