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 A+
所属分类:VR资讯
摘要

这是一场被严重剧透的发布会。Hypereal的发布会时间虽然是在3月27日,但是青亭网早已从多方信源获悉,这家此前因开源类似HTC Vive的激光定位方案而名噪一时的中国公司,这次要推出的是一款Oculus类似定位方案的VR头盔。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这是一场被严重剧透的发布会。

Hypereal的发布会时间虽然是在3月27日,但是青亭网早已从多方信源获悉,这家此前因开源类似HTC Vive的激光定位方案而名噪一时的中国公司,这次要推出的是一款Oculus类似定位方案的VR头盔。

而事实也差不太多,摆在Hypereal体验区里的摆着的Hypereal Pano头显,除了定位系统与Oculus的Constellation神似外,这款头盔的外观更是让人想起了索尼在全球卖了91.5万台的PSVR。现场供把玩的手柄SENS,不用说,长得和Oculus Touch那是异曲同工。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Hypereal此次推出的一共是三款VR硬件,价格2499元的Hypereal Pano,配游戏手柄和一个定位摄像头;3699元的Hypereal Pano Pro和前者无异,只是在头盔前端加上了一台属于英特尔的RealSense景深相机,此外还有VR操作手柄SENS,售价799元,带一个定位摄像头。将在六月份发货。

争议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HTC(Vive)这家公司可以说是一家有想法,没技术的公司。”

如果说发布会除了产品价格外还有什么意外之喜,那大概就是Hypereal CEO黄柴铭屡屡放出的惊人之语。比如上面这句,就让一位前Vive人士对青亭网感叹:“开了这么多发布会,还是头一次听到直接把友商名字给说出来喷的。”

实际上,Hypereal从来似乎与“争议”二字脱不开干系。去年CJ上,Hypereal推出了自己的首款带有定位系统的VR头盔Hypano,但马上就因为外观与HTC Vive极其相似而引起争议。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在2017年2月,Hypereal又开发了自己的激光定位,虽然得到了一些专业人士的赞赏,但也有业内人士对青亭网表示,Hypereal的方案应该是借鉴了HTC Vive的Lighthouse实现思路,“自己并未真正掌握激光”。

而在今天的发布会现场,Hypereal的工作人员告诉青亭网,Hypereal新品的定位采用的是红外摄像头,去捕捉头盔上的红外发光点。这套方案几乎与Oculus的Constellation原理别无二致,只是似乎更加能抵抗遮挡,当青亭网短时间挡住其中一台时,整体的定位并未受到明显影响。

所不同的是,Hypereal只需要两个摄像头来定位,而非Oculus的三个。做房间范围(Room-Scale)定位的时候,一台摄像头被安置在用户前方,另一台则被安置在后方。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单摄像头视场角水平120度,垂直7-80度,两台摄像头定位范围大概是2x2米。

所以说,到底怎么样?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实际上,“和XXX、XXX长得像”“似曾相识”几乎都已经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话,乃至到后来都懒得提了,因为这实在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连黄柴铭自己也对青亭网承认:“能解决问题就好,不是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我们不是一家设计公司,什么好用我们就用什么,前人有成果,没有法律风险,就可以借鉴。”

这话说得虽然露骨倒也确实在理:管你是抄袭也好,借鉴也罢,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实际体验怎么样?

经过青亭网亲自体验,也采访了现场大量体验过后的VR圈人士,除了一些如分辨率问题、偶尔有卡顿之类的抱怨外,大家的答案都出乎意料地一致:“还不错”。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从实际效果来看,Hypereal的头盔与OculusHTC Vive并不相差多少:定位较为稳定,游戏玩起来也算爽快流畅。据官方称,Hypereal采用的是AMOLED屏幕,拥有90Hz的刷新率、120度的视场角、2K分辨率和低于16毫秒的延迟,这个数据和实际体验是基本吻合的。

现场把自家的游戏移植到Hypereal的游戏工作室“北欧巨魔”成员告诉青亭网,Hypereal头盔的体验应该夹在OculusHTC Vive中间,而且实际上Hypereal现在也能使用三个摄像头实现定位。

我们可以算一笔账,Hypereal Pano头显加上SENS手柄大概是3298元。而HTC Vive的价格接近7000元,Oculus在国内未正式开售,但天猫的报价也要接近6000元,这还是不带Touch手柄的情况,另外的PSVR加上MOVE手柄也在4000元左右,这还不算游戏必须的PS4主机。

对了,还有电脑呢?要知道,搞一台适配HTC Vive/Oculus Rift这样的电脑也是一大笔开销,甚至超过头盔本身的价格。

这方面黄柴铭似乎也想到了,他在现场推出了一个名为Super Sampling和Queue Ahead的技术,号称“能大幅降低VR对电脑的需求”,“只需要500美元级别的电脑就能运行VR”,Hypereal的最低配置要求的GPU一栏赫然写着“英伟达GTX 960、AMD Radeon RX 460”。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这一说法也部分得到了北欧巨魔工作室的证实,他们称已经成功在英伟达GTX 970显卡上实现90帧的体验,至于960,“今晚回去再试,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这些新技术听上去又都似曾相识,尤其是后一个——Oculus前不久在2016年10月的OC3大会上推出的“异步空间扭曲”也是大幅降低VR对电脑要求的技术,对电脑的最低要求也是Hypereal的英特尔i3-6100、GTX 960,一切似乎又“惊人的巧合”。

黄柴铭对青亭网表示,这些技术他们“从2015年7月就开始搞了”,而之所以开始研发,是为了保证当时最终的效果能够让人满意。而搞这个技术的哥们儿,似乎已经获得了麻省理工的PhD学位。

但是,光有硬件技术就够了吗?

生态,生态,生态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在去年CJ遭到“致敬”后,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丝毫不客气地对Hypereal点名道姓:“他们一边是抄了 Vive,一边抄了 Oculus。这是前几年山寨手机的概念,你看到一个形状觉得好就来抄一抄卖,这个东西最后还是要生态进行支撑。”

汪丛青可能只是无心之言,但黄柴铭这回反击了:Hypereal是带着“生态”来的。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Hypereal的发布带着的VR公司的确堪称豪华:缔造了“VR版守望先锋”神话的《Raw Data》、被称为“VR界皮克斯”的Baobab,刚刚入选索尼中国之星的刃意科技,以及一个让人意外的客人——传统3A级游戏大厂育碧。

“育碧一般是不会轻易给别家头盔做内容的,”黄柴铭在发布会现场不乏得意。

支撑这个生态系统的,似乎是Hypereal硬件SDK的易用性,据北欧巨魔工作室向青亭网介绍,他们在周五才拿到了开发者版本,从开封、接入SDK到游戏正式运行,只花费了一个小时。而今天,他们的游戏已经在现场演示。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一位国内著名VR游戏公司CEO对青亭网表示,Hypereal平台“只要给钱”他们就会上。而黄柴铭对此似乎早有准备,“会给开发商补贴”。

除了这些,Hypereal还带来了颇为“廉价”的VR平台会员——29元休闲会员、69元的达人会员和109元的“尊荣会员”,其中“尊荣会员”可以玩到平台上“99.9%的内容”。相比Steam上一个VR游戏动辄就60-80元,这样的价格的确显得颇为“良心”。

只是,这似乎又是在向HTC Vive“隔空喊话”——后者刚在今天上午宣布了自己大陆的会员费为29.99元/月。

“是不是临时改的?”那位前Vive人士看到价格,这样对青亭网笑道。

也就是说,我们又可以击掌欢庆,中国第一、世界前三了?

似乎没那么简单。

年轻团队的隐忧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Hypereal的发布会开在北京嘉里大饭店,巧合的是,在三个月以前,著名VR影视公司Jaunt也在这里召开发布会,宣布和小米的合作。

一家本土公司,一家国外公司。性格却截然不同。

Jaunt中国CEO方淦给人的感觉是温和老练,无论是怎样对VR不了解的媒体,对他们抛来的问题他总是笑吟吟的,而黄柴铭给人的感觉是尖锐、心直口快,有时有点咄咄逼人,毫不客气地对各路友商点名道姓地“开喷”,充分凸显了他90后“奥数神童”的身份。甚至黄柴铭对SteamVR都表现出了一丝不屑。

黄柴铭对青亭网透露,公司现在有100多人,其中技术研发占到70%。但他表示,光有技术是没用的,最重要的还是看产品、看市场需求。延时、定位、分辨率…这些技术固然重要,但不和产品结合是没有意义的:“4K的头显都没意义,你有10000K的分辨率也没用。”在他看来,市场需要的是更实际的东西,要解决实际性问题,核心是怎样打开这个市场。

AMD VR计算平台与方案总监楚含进当日罕见地为Hypereal站台。谈及Hypereal的技术时,他表示Hypereal的技术“的确是自主做的”——“一手好牌,就看他们今后怎么打了”。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不过,年轻的团队虽然有锐气,却可能会出现其他问题——“这太莽撞了,这样宣传实际上是违反有关法规的,很可能吃官司,”看到黄柴铭公开嘲讽HTC,那位Vive的人士不禁也为黄柴铭捏了把汗。

只是,“年轻”可能还不是唯一的问题。

国内一家专注于手势交互的公司CEO告诉青亭网,Hypereal半年前HTC Lighthouse的激光方案实际上就不错,但在他的眼中,“这家公司是一家研发型公司,产品量产估计要交不少学费,就类似当年的Oculus。而且说六月份就发货,很可能会把自己搞死。研发出来原型,离量产、产品化还有很长的距离。”

他回溯2013年,“有很多智能硬件公司都是死在供应链上。Hypereal之前的Lighthouse方案丢掉了,又搞了一个Oculus的方案,可能是缺乏供应链方面的人才,在研发之前,就确定这套是能够量产的。”

事实,似乎的确如这位CEO所说,黄柴铭对青亭网表示,Hypereal在去年CJ后就放弃了激光定位,转而现在的摄像头定位方案,原因是激光“太贵,成本下不来”。而现在这套方案,实际上是希望大家“一个人、坐着玩”,也不鼓励多人定位。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互联网公司进入一个新领域,不懂供应链,会在这方面吃大亏的,融的一两千万美金应该是不够烧的,可能要再融一轮吧,”这位CEO的话几乎步步言中,黄柴铭也的确告诉青亭网,公司在前不久宣布获启明创投千万美元级B轮投资,但那实际上已经是去年的消息,“我们还有新一轮融资,没有对外公布而已”。

至于Pro的RealSense景深摄像头,黄柴铭称那是为下一代产品布局。不过之前那位CEO倒是并不看好:“RealSense是个大坑:结构光是个做了十年都还没成熟的坑,有大小、功耗、抗光性,这三个物理缺陷。这是从原理上无法解决的。”

最后,他总结:“技术借鉴是肯定了的,能搞出来也是本事,这点已经比大多数公司强了。但是难点还在供应链。”

做法值得鼓励吗?

野蛮生长,中国式打法:Hypereal登榜VR世界前三了?

此前,一位国内专注于AI/AR的解决方案公司CEO曾对青亭网表示,中国的企业最擅长的就是模仿,但如果国外公司很快搞出来一个东西,你马上就能复制出来一个技术,那也是很了不起的。

对于这种做法,笔者个人的立场是,不支持,但也不反对——毕竟,在眼下的情况,这一步似乎是中国“技术流”厂商共同之殇。

“中国式打法,野蛮生长,很可能是颠覆式的,”一家国内著名vr游戏公司的CEO这样对青亭网评价Hypereal。

在他看来,Hypereal的确是各家技术“拼起来”。但他言词之间仍不乏称赞之意:“中国企业不都这么干吗?很难说会不会乱拳打死老师傅。”

  • 领支付宝红包
  • 扫一扫领红包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