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 A+
所属分类:VR资讯
摘要

根据不同人的理解,“增强现实(AR)战役”会有不同的含义。你可能还在期待着在《精灵宝可梦 Go》中对你朋友的杰尼龟来一场皮卡丘大雨,或者,你还没从 iPhone X 发布会中回过神来,想着什么时候把你的迷你军队送到Directive Games的AR游戏《The Machines》的台式战场上。

根据不同人的理解,“增强现实AR)战役”会有不同的含义。你可能还在期待着在《精灵宝可梦 Go》中对你朋友的杰尼龟来一场皮卡丘大雨,或者,你还没从 iPhone X 发布会中回过神来,想着什么时候把你的迷你军队送到Directive Games的AR游戏《The Machines》的台式战场上。

但是,如果你也去了上千人参加的位于伦敦 Excel 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 2017 英国国防防务展(DSEI),你问题中那些战役和战场就完全真实化了。你会发现当消费者们还在痴痴等待苹果揭开 AR 眼镜的神秘面纱时,军队已经使用 AR 接口好多年了。

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抬头显示器曾经只是战斗机飞行员的装备,但随着摩尔定律的推进,这种高端的设备很快将成为一般地面部队的标准装备。在这种穿戴式眼镜和头显上,你可以将关键数据点覆盖在战场上,你不仅可以将信息映射到任务参数上,还能对联军和敌军的行进方向进行标记。

战场另一头的远程无人机或同盟军可以将地形数据通过在线视频传送给军队。AR 眼镜的透明性(与 vr 全遮挡头显不同)可以让佩戴者保持对环境的警觉性。战士们仍能看见周围可能发生的混乱情况并迅速做出反应。

‘眼镜中的战斗机’以及‘威胁信息库’

军火承包商 BAE 系统公司赫格隆茨分公司的 CV90 战位平台经理丹·林德尔(Dan Lindell)表示:“我们可以接入海量的传感器数据。我们现在的实时图像处理水平是我们曾经想都不敢想的。”BAE 为 CV90 投入巨资,增强其 AR 技术。

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CV90 已经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战车了,该战车十分庞大,足以容纳八支部队,并配置了 30、40 和 50 毫米口径火炮。

BAE 公司用六十年的经验来设计抬头显示器,目的是要通过 AR 技术打造一款 “眼镜中的战斗机”,以及拥有现代战事必备防御功能的坦克、飞机、船或其他机器设备;同时,这些设备上有足够的传感器和成像系统能让军队在设备内部看到外部战况,就好像战士们在一个透明的移动箱里前进一样。

过去,一名侦查炮手必须暴露在坦克顶部才能发射固定机枪,而 AR 头显不仅可以让他们在相对舒适的坦克内部 360°环视战场,还能自动追踪战士,其 AI 图像识别系统会连到“威胁数据库”,通过对大量信息进行筛选来判断对方是敌是友。

减少认知负荷

连接设备里不断弹出来的提醒、app 警告和数据点都会让消费者感到压力,这也是人们对即将到来的 AR 佩戴设备的许多担忧之一。如果这些信息总是无可避免地出现在视线的正中央,会不会加剧它们带给使用者的侵略感?林德尔相信在战场上的情况恰恰相反,AR 设备正好可以缓解交战中军队的“认知负荷”。

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即使是一个控制板上有很多按钮的显示器都会让士兵分神。还有显示器参数比如分辨率,而且它们只能提供二维图像。它没有利用人类大脑对所有感官的接收能力比如视力、听力等。”

林德尔相信 AR 具备的这种解放双手、永远处在待命状态的信息展示功能能让操作者的焦点集中在决策制定上并缓解认知负荷。“战士们越是不去想怎么做才能完成他们的目标时,他们达成这些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大。”

可管理、可操作的数据

当士兵们的生命有危险的时候,让他们卸下防备心而依赖计算机系统,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危险。如果传感器突然不工作了怎么办?如果无辜的旁观者而不是敌人被当成了侵略者怎么办?关键因素在于士兵们仍然会对 AR 传送给他们的信息进行把关,而不是完全把决定权交给这个自动系统。而且,AR 设备将原本需要在很多屏幕上一起显示的信息浓缩显示在一个便携式的可穿戴设备上。

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BAE 系统赫格隆茨分公司的新技术负责人佩德·索伦德(Peder Sjölund)补充道:“指挥官可以从战役管理系统中对他需要的信息进行筛选,他可以在图片像素上添加旗帜进行定位,每个像素都对应现实世界中的某个重要位置。”

“通过减少认知负荷,我们相信压力水平也会相应下降。自动目标识别技术可以帮助士兵过滤掉 90%或更多的冗余信息,让他们只看到当下最重要的信息。”

硬件尚待开发

尽管软件设计已经到位,可穿戴 AR 硬件设备仍然在研发中。BAE 公司不久前用改良版Lumus DK-50 消费 AR 眼镜对 CV90 战场系统进行了演示。

DSEI 现场有两幅光滑的 AR 概念眼镜(式样介于微软的 HoloLens 和 Oakleys 运动眼镜之间)可以试戴,该眼镜还需连接热成像设备。机载电力系统等要素仍在研发中,显示屏技术也需改进。鉴于消费 AR 眼镜的透明屏幕边缘上可能会出现褪色现象,如果用颜色来区分敌友的话,真实的战场上这种颜色误差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而且,在人多的起居室或城市街道中,摄像头和传感器可以接收到大量信息进行计算,但是在广袤的荒漠中或远海上,情况就并非如此了。

维和工具还是战斗武器?看军队如何使用AR技术

尽管 DSEI 大会上还有更先进的可穿戴设备模型可供试戴,BAE 认为最早也要到 2019 年下半年,该技术才能达到预期标准并进行商业产品发布。如果用颜色来区分敌友的话,真实的战场上这种颜色误差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索伦德称,AR 市场中这种消费用和军用交替使用的情况使得 AR 技术有望成为为数不多的技术——在不久的将来,普通用户会发现他们拥有的 AR 眼镜和武装部队中使用的不相上下。如果 BAE 将按照计划蓝图走的话,那些苦苦等待苹果 AR 眼镜的人可能要痴痴等到本世纪末了。

不管是打造成一个维和工具(BAE 还想开发各种商用软件,比如航空业、消防员等营救服务),或是突出其战斗武器的本质,你都很难相信,那些用于 Snapchat 贴纸功能的基本技术将用在战场上进行生死抉择。不过这正显示了 AR 应用的多样性。或许,这场大肆宣传正预示了一场即将到来的可穿戴计算革命。

  • 领支付宝红包
  • 扫一扫领红包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