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犹他州,林登。在一间普通的办公楼里,堆着几箱威士忌酒,旁边是一群穿着连帽衫的员工。而就在他们身后,放着一台让许多人眼红、被好莱坞称为新一代娱乐热潮的原型设备——一台能让其开发者们赚得盆满钵满,让濒临倒闭的商城起死回生,以及到最后,助推VR设备的销量飞速上涨的神器。

    “我见过许多不错的VR体验了,但是还没有一个达到Void公司层次的,”卢卡斯影业前任技术专家兼经理,后来自2月9日在新成立的VR公司Void中任CEO的Cliff Plumer说,“什么东西能刺激大量消费者购买VR相关?就是我们公司。”

    Void公司的发明创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4块黑色木质墙体围出一块30尺见方的正方形区域。里面分成了一些没完工的隔间,彼此相联。顶上只有纵横交织的线缆和传感器,没有天花板。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但是这些平淡无奇的东西,在你戴上VR头盔,握住一支做工粗糙的塑料枪,穿上一件紧身背心,背上一个内置电脑的小包之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你和朋友们化身成为了超能敢死队。

    Jordan Rasmussen在Void中穿上了一件背心。其他参与者也同样戴上了一件特制的VR头盔和内置轻型笔记本的小型背包。

    第一间房子如今在他们眼前就变成了一间纽约公寓房子,里面满是家具和粉红色的吵闹鬼。而手上的塑料枪则变成了质子射线枪,就跟《超能敢死队》电影里的一样,你能用这些枪狠怼那些幽灵(或者别的东西)。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随着这10分钟的探险继续进行,你的团队追踪鬼魂们来到了公寓的墙面——你们乘坐着一台摇摇欲坠的清洁平台,在楼外墙面上快速上下,而鬼魂则四周翻飞,穿过你的身体,让你感到风吹到脸上,而且背心一阵颤动。

    游戏高潮是Boss战,一个恶魔一般的臃肿棉花糖鬼降临了。你打中他的时候,会闻到烧焦的毛的味道。

    那么人们,尤其是年轻人,会不会接受这每人20美元的价格来体验一下这种“超真实体验”呢?这台Void,刷新了在现实设备上重构虚拟世界的概念。故而开发者相信Void能吸引许多人——事实上时代广场边的第一台Void已经在盈利了。

    这台Void于7月份再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开业,把之前热播的电影《超能敢死队》的剧情重现出来了,到目前已经卖出了超过43000张门票了,也就是盈利近90万美元。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Void公司准备在今年再开设20个超真实体验中心;其中一些Void体验中心会有不止一台设施,而且也不会局限于《超能敢死队》的剧情:比方说一个恐龙称霸的从林里面,或者在埃及金字塔里寻宝。

    到目前为止,Void的研发营业一直是由其三个创始人之一,Ken Bretschneider提供资金支持,投资已逾百万。(他之前开办了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叫DigiCert,然后在2015年卖掉了这家公司)Void公司现在正在和Raine Group合作以求更多经费。

    Raine Group是一家商业银行,因其投资过Vice和与William Moris Endeavor人才市场关系密切而闻名。而旗下还有商场,许多产业链,还经营着许多主题公园。

    这套设备现在广受瞩目。Void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James Jensen评论说:“突然之间,整个地球上不少权贵都想要来一次体验了。”(没有提过的第三位创始人乃是首席创意官Curtis Hickman,曾经工作涉及视觉特效,参与过拉斯维加斯的魔幻表演秀;他本身也是全美魔术师协会成员)。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CEO,Stephen B. Burke就体验过Void原型机。迪士尼公司的CEO,Robert A. Iger也体验过。去年迪士尼甚至在董事会上带了一台Void去,让那些导演们都能尝鲜一把。

    许多好莱坞的制片人也亲自体验过,包括大导演——斯提芬斯皮尔伯格。“这种体验很还原电影里的感觉,而且这是一种非常炫酷而有效的叙事方式,”《超能敢死队》以及其续集《超能敢死队2》的导演Ivan Reitman说。

    Void的潜力不仅在于娱乐,还为许多其他行业领域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比如家用VR设备。现在市场销量一直疲软,因为价格是在太高(光是头盔就要400到800美元)还缺乏必备的相关设备,比如主机。VR还一直有个顽疾就是让用户感觉晕。而且这些VR体验目前感觉还是很孤独:你戴上头盔就跟外界隔绝了。

    但是Void不需要花钱买设备,你只需要去买张入场券。而且能和别人一起玩。一次游戏最多能有4个人同时参与,在VR世界中能看到彼此的角色。而且能在一个大场地大杀特杀——所有设备都是无线连接的,所有参与者们不会被线缆限制住,不像有些VR设备,而且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晕VR”的问题。

    “这区别可不小,”加利福尼亚大学神经学专家教授Adam Gazzaley说,他最近加入了Void公司的顾问团队。

    Void也自称为那些商家关闭,濒临倒闭的商城的救命稻草。那些放映厅往往建的太多,没用,可以把观众席改建成舞台。而那些电影公司,渴求宣传电影的新方式,以及在电影下映后继续保持热度,也可以让Void来帮忙。

    “我们的设备是许多老大难问题的大救星,”Bretschneider说。

    先不说这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话了,其实Void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其一就是尺寸大小问题:怎么样才能让进出装置的速度更快些?纽约的《超能敢死队》体验厅每天只能接纳约450人;而玩家们玩一次大约需要15分钟,其中就包括了穿上和脱下装备的时间。还有可持续发展问题:就算Void有一天发展壮大了,如何才能保证它不会只是昙花一现——就像当年激光追踪,运动模拟器那样,或者ShowBiz Pizza游戏厅那样最终没落?

    而且竞争也会逐渐激烈。上周,Imax宣布今年准备开6个VR中心,有一些是和AMC影院,Regal娱乐合办的,大约每个造价4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地皮价。有一家于1月在洛杉矶开张了,而票价初步定为7美元。

    VR技术水很深,行业内部复杂,而且需要快速进步。而我们就能刺激它。”Imax的CEO,Rich Gelfond说。

    同样在上周做发布的还有Dreamscape Immersive,他们希望能把第一家娱乐中心在秋天开起来,主要就做VR体验。他们已经从21世纪福克斯,Westfield集团和华纳兄弟等处筹得1100万美元了。

    “我们已经组建了一支团队,他们有着数年在全球娱乐行业打拼的成功经验。”奥斯卡提名导演,同时也是Dreamscape创始人之一的Walter F. Parkes说。

    和纽约时报记者,一起走进最负盛名的VR体验公司THE VOID

    即便有诸多挑战,Void公司的高层们还是认为,他们有先手优势,而且技术比较成熟,手段多样,竞争之事不必多虑。

    “我们在过去的三年内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数据,能让我们在竞争中遥遥领先,”Jensen说,“我们知道什么设计故事能让人身临其境,什么故事口味不重,而什么故事太过吓人。”

    Jensen在视觉特效和电子游戏方面都有深厚背景,在2013年和其他Void 创始人一同开始创业。而Bretschneider 和Hickman则曾从事过一个叫Evermore的项目,这是一个准备建在盐湖城的主题公园。当时Jensen受雇去帮助做3维效果。然而事实证明这个项目太过大胆,最后还是转而探索vr技术。

    Void是“无限维度幻境(Vision of Infinite Dimensions)”的缩写,同时本身的意思是“虚空”,这家公司目前有75名员工。“我们当时有主题公园的想法并不奇怪,”Hickman说,“Void公司有点像游乐场里经典的体验项目——鬼屋,不过加了一些非常棒的科技,让我们能建成一个我们想要的世界。”

    他补充道:“这看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相当复杂。这包括了对眼睛的幻觉和对心理的误导。基本上算是一种魔术了。”

  • 0
  • 0
  • 0
  • 7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