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门可罗雀 生意冷清的线下体验店

    其实关于VR寒冬的说法在去年下半年便已经在业内流传开来,当时有专家分析认为这只不过是资本在集中注入后的一个短暂调整过程,然而后续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预料,VR从峰值到低谷的转换之快令人咋舌。而刚刚过完元宵节,Facebook方面又传出消息关闭了200家Oculus线下体验店,这令本已寒风凛冽的VR业更加冰冷刺骨。

    如何让普通人能够近距离体验VR的魅力?线下体验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原本被勾勒地无限美好的VR线下体验店在实际运营中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冷场。通常VR线下体验店都设置在当地人流量较大的商圈和休闲街区,与周边店铺的人潮汹涌对比,VR体验店往往是顾客寥寥,门可罗雀。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顾客盈门的VR体验店只是凤毛麟角

    笔者在春节期间在一个五线小城市体验了当地的VR体验店,店铺中的主力设备是HTC Vive,配合一个活动式平台,游戏项目则是类似滑雪大冒险之类的主题。笔者实际体验时间大约为十五分钟左右,该项目体验价格为50元人民币。对,你没看错,一个十五分钟的游戏(如果技术不好或者没玩过此类游戏,十分钟就玩儿完也算正常)体验成本为50元,这样的价格足以将绝大多数消费者阻挡在VR之外。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绝大多数VR体验店门可罗雀

    为什么笔者愿意花费50元体验? 一方面是想了解一下在中小城市VR体验店的受众人群是什么(实际上笔者在附近转悠了一下午也没见什么顾客,周围影院网咖之类的娱乐场所倒是顾客爆满),另一方面因为有朋友与体验店老板关系不错,所以实际并没有掏钱。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VR滑雪其实就是头显和震动平台的组合

    这种情况并非是个例,在一二线城市中笔者也曾经探访过一些VR体验店,他们的主力设备基本上都是HTC Vive+体感平台的配置,收费价格也多在50元/人次左右,部分店铺在团购平台上有优惠体验,但实际价格相差不会太大。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单一的游戏体验也难以值回50元的票价

    高昂的价格将相当一部分对VR有兴趣的消费者阻挡在了门外,而实际效果也只能说凑合的VR游戏也很难再次吸引消费者的关注,于是VR体验店更像是一种一次性消费,于是生意冷清门可罗雀也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VR盒子风光不再 高端设备盈利更难

    体验店价格太贵,但确实对VR感兴趣怎么办?买一个便宜的VR头显玩玩咯!在去年VR最为火爆的时候,华南卖场中白牌的VR盒子销售火爆程度令人咋舌,单个厂商几个月的累计销量竟然轻松突破三百万大关。在VR盒子的最巅峰,有记者调查发现很多VR盒子的生产成本不过15元左右,但零售端的出货价格多在60-100元,随后尽管白牌VR盒子售价暴跌,但50元左右的售价依旧能够与品牌产品形成强有力竞争。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很多廉价VR眼镜与Cardboard无异

    但是随着廉价VR盒子的供销两旺,越来越多消费者体验到了这种“一个塑料壳子+两个透镜”制作成的产品,于是买来图个新鲜,用过之后长期吃灰成为了VR盒子的新常态,那些大赚一笔的经销商早已转型去做其他事情了。

    那么高端的VR设备销量又如何呢?在HTC Vive上市之初,一机难求成为了许多黄牛的狂欢节,二手平台闲鱼上各种加价出售毫无底线,笔者印象中在闲鱼上看到的最高叫价已经达到了2万元以上。但是之后市场趋于稳定,HTC Vive的增长缓慢甚至停滞,瓶颈已经出现。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高端VR设备销量停滞不前

    至于索尼的PS VR,由于PS主机的加持,虽然推出时间较晚,但销量却已经超过了HTC ViveOculus Rift的总和。(根据SuperData的调查数据,2016年全年PS VR销量为75万,HTC Vive为42万,Oculus Rift为24万)

    普通消费者愿意花费7000元去购买iPhone,但这并不等于他们会在VR上有同样的消费意愿。VR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完全无法与智能手机或者电脑这些刚需品相比,用锦上添花来形容VR都有些言过其实。制约高端VR设备销售的从来都不是消费者购买力,而是买来干什么的问题。

    跌宕起伏 VR是如何坐上过山车的

    笔者体验过一款叫做VR过山车的游戏,游戏剧情很简单,就是模拟乘客乘坐过山车的全过程,不过精美的游戏画面效果还是赢得了很多玩家的好评,鉴于笔者严重的恐高症情节,瞬间吓尿也是情理之中。跳出游戏看VR,过去的一年中VR行业就像刚出发的过山车,刚刚攀登上一个高点后便瞬间俯冲向下。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VR领域投资规模统计

    推动VR开始向上攀登的动力是什么?笔者认为资本的强势推动以及万众创业大潮是两个最主要的方面。2016年初,资本开始大量进入VR领域,于是资本市场和VR行业都开始出现不理性的疯狂,各路VR论坛就像巨星演唱会一般场场爆满,VR一词也瞬间成为了巨大的“摇钱树”。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创业者在2015年大量涌入VR行业

    当然资本的疯狂也引来以一批创业者,他们有些或许真的想要在这一领域做出些成绩,有些则希望小有成就后被大公司收购,但更多的则是想着趁机捞一票,于是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各行各业有关的没关的都来“创”一把,段子手们也迅速跟上,“谁进入VR绝不是新闻,谁没进入VR才是新闻!”

    资本的疯狂与创业者的涌入一拍即合,于是VR开始高歌猛进,没有技术没有产品都不要紧,只要有PPT然后再开一场发布会就算是成功踏入了VR圈,于是我们在2016年初看到了太多展示一个工程样机甚至只有PPT的发布会,然而一个正常产品应该有的技术迭代升级完善过程则被直接忽略,无论如何PPT是无法成就一项伟大技术的。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资本转移和PPT的结束自然意味着关门大吉

    当资本市场令静下来之时,就是VR产业寒冬来临之日。回想之前的O2O和P2P热潮,也不过是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罢了,然而VR甚至才是刚刚元年未过便满地鸡毛,不知道当初跨界涉足VR行业的那些大佬们现在在做什么,转行人工智能去下象棋了么?

    而那些被成本只有十几元的VR盒子忽悠了一把的消费者见识了所谓VR的全新世界后,即便没有晕到吐,也想狠狠吐槽一下这名不符实的“未来黑科技”,当他们再看到关于VR的任何新进展时,都会一脸嫌弃地向周围人说,“这个东西就是骗骗小孩子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拒绝甩锅背锅 真正有问题的是人

    跌宕起伏,归根到底问题还是出在人的身上。

    曾经有朋友向笔者抱怨,“VR体验那么差,看一会儿眼睛都花了,全都是像素点儿,玩儿游戏没什么好玩儿的,看电影体验还不如投影,哪儿像你们媒体人说的那样代表未来?”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他们认为目前VR寒冬完全是由于虚拟现实就是一个伪未来的技术,各种展望的未来场景都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所以VR根本就是天生注定的悲剧。另一部分人则是看好VR技术的,只不过目前在头显、定位等技术上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未来VR崛起毋庸置疑。这么说可能有些乱,用某媒体人的一句话就是“真正有问题的是头盔(这里代指不成熟的技术),而不是VR”。

    从元年到寒冬 虚拟现实跌宕起伏的岁月

    VR硬件和软件实力目前还无法支撑大规模应用

    面对寒冬,无论是“VR无用论”派还是“技术不成熟”派,他们指向的其实是目前VR存在的两大痛点,即需求(应用)跟不上市场要求以及技术上尚不成熟。VR未来崛起需要这两方面同时发力,硬件和软件本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缺失任何一方,另外一方的存在也变得毫无意义。

    VR寒冬的锅甩给技术或者VR本身都是没有道理的,真正需要背锅的应该是那些跟风进入的资本和“创”客,头脑一热或者跟风而投显然不是正常的资本市场,而风口也并非一个真正创客伺机而动的契机。资本的催熟,投机心态创业者的涌入,急着抢到行业的领先身位,急着抢发首款产品,急着推进突破性的技术,急着投入立即产出,急着功成名就成为第二个独角兽。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于是VR急着瞬间冲到了一个高点,结果摔的比谁都惨。

    任何技术的爆发从来都是凭借前期默默无闻的深厚积累,而积累恰恰是国内VR行业最为欠缺的。当国外还在进行VR技术积累时,国内VR技术已经成为路人皆知的事儿;当国外VR工程机刚刚亮相时,国内厂商颠覆的发布会都已经开完了;当国外VR团队正在开发应用资源时,国内VR应用市场已经不止一个。然而,路人皆知的VR盒子很快沦为垃圾,发布的颠覆式产品迟迟未见上市,应用商店中应用数量有限还不乏粗制滥造,于是VR瞬间从高大上急着成为了一场闹剧。

    总结:

    总而言之,作为前沿科技的VR技术从理论向实际产品转化尚需时日,过度营销让消费者期待与实际出现巨大偏离,跟风资本和投机者逃离市场,这三大因素造成了目前这一尴尬局面。不过寒冬也只是一场无奈的自嘲,它更像是一副筛子,筛去了那些浮躁和投机的泡沫,留下的人应该庆幸,同时也请珍惜这短暂的宁静,期待未来vr再次崛起时的一同狂欢。

  • 0
  • 0
  • 0
  • 0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